机关文化
父亲的手擀面
发布时间:2018/4/25  浏览次数:8139 次  来源:渭南市人大常委会办公室  作者:麻永田
文字 〖

“我爷(yá)擀的面条薄的很,切得这细,煮开一次就得捞,吃着光滑光滑的,就像炉齿面……。”女儿边吃边用地地道道的方言夸着爷爷做的手擀面,不时还挑起来瞅瞅。

女儿是第一次吃爷爷的手工面,高兴又惊讶,流露出满脸的欢喜与幸福。女儿夸面条“切得这细”,是平常吃的面条都较宽,薄厚也不太均匀,我想是此意。随后从女儿心里得到证实,面其实就是韭叶面。

清明假日,带女儿回老家看望父亲,他给我们做手工面。清晰记得我是第二次吃,首次是前年,也是在老屋。父亲做的手工面,薄厚均匀,光滑润道,劲而不硬,像他做的甄糕一样,香甜可口。父亲做的甄糕,吃而不厌。

天气晴好,陪父亲坐在檐台上,晒着太阳,抽烟、喝茶、说说话。哥姐都在农忙。

准备午饭,我来备菜,父亲和面。告诉父亲不敢做多了,记得上次,父亲做的多,我就吃的多,可以说是十成饱,可撑了好一阵子。父亲坐在陪伴他30多年的凉椅上,面盆夹放在腿上,右手握着面盆右前沿,向回稳着面盆,左手和面,父亲是左撇子。备菜间隙,我有意看父亲和面,见他略显吃力的样子,我说,你和的面硬吧,父亲说,面和硬了才好吃。走近一看,面已和得很光滑了,他还在有条不紊、不紧不慢地翻卷着、柔着面坛。父亲这一生,做事就是如此认真,从不欺骗别人,也不欺骗自己。

我备了简单四个菜,原味牛肉、凉拌豆腐卷、西红柿炒香菇西葫芦、蒜苗菠菜臊子(老家菜园的)。在大瓦房备菜时,我匆忙去了趟灶房,是担心父亲擀好、收好面等着切,看不到他擀面的样子。切面,需要刀,刀还在我这里呢。我边走边打开手机录相应用,一进灶房,找好位置,调好焦距,赶紧拍下父亲擀面的那一幕。只见父亲双手握着擀面杖,自然地,像机械似的,擀着、卷着、放开、转着大圆面片,随着动作节奏,上身稍稍前后移动,却站得很稳。只有在向左稍转大面片时,父亲才稍稍扭转一下腰身,调整好身体,又继续擀着……。我边录边与父亲聊着,他也不回头看我。父亲虽弯着腰,却不显一点弓,他腰板很好。面板架得低,因母亲身材不高。这不由使我想起,母亲健在的时候,回到老家,只要我在面板上切菜,母亲总会说,让我来切吧,面板低,把你腰弯得。七年了,再也没听到母亲这样的言语。虽清明时节,气温还不稳,父亲穿得也厚,却显得身体硬朗、富态。父亲老了,其实也很瘦了。拍的照与录的相,我却没有勇气与大家分享,因灶房太简陋,灶房顶和墙面都是乌黑的。灶房是我们移民故乡后父母亲共同生活15年、母亲走后父亲较多独自生活7年的灶房。记得母亲健在的时候,妻曾说想把灶房里面粉刷一下,再简单做个顶。灶房让人看着的确心酸。“面快擀好了,快去叫娆娆(女儿的乳名)吃饭。”父亲催促着说。我赶紧离去备菜。

父亲厨师出身,面食当然难不住他。88岁高龄的父亲,年龄近我双倍,如今我还能吃到老父亲的手擀面,高兴之余,倍感幸福。母亲健在的时候,父亲几乎不做饭,仅在母亲身体不舒服、心情不好时才做。可母亲做的面条,我也有20余年再没吃到。平时回家看望父母亲,不是带稍加加工的现成饭,就是带些挂面、袋装片面,觉得二老擀面吃也够麻烦。父母亲从不回绝儿女的心意,但他们更喜欢吃自己做的手工面。后来父亲也多次说,再回来不要带啥吃得,我给你们擀面。记得父亲每次来县城小住时,妻很少做面条,不是妻不会做,而是不能长时间低头。父亲不想给我们添麻烦,总说怎么简单怎么吃。我休假陪他,又做不了花样饭,妻要正常上班,多是早出晚归。

女儿这次回老家,能吃到爷爷的手工面,也是父亲再三挽留的结果,也有我的思想工作。小孙女能理解爷爷的心意,便爽快答应,否则将错过口福!记得之前带女儿回来,她给爷爷打过招呼,不大会就跑到大姐家里。大姐的大孙女,小女儿几岁,虽都在县城上学,只要在一起,总形影不离,都回到老家,就粘在一块。姨姨外甥一会来老屋,一会又去大姐家,吃饭当然就在大姐家了,叫也叫不过来,也就随孩子吧。

煮面时,父亲坚决不让我煮,虽他说煮开一次就行。像有什么秘方似的,我就站在一边看。面条放进锅,水大开后,父亲稍加一点凉水,用筷子回搅几下,待水再稍开,便关火亲自捞面。才捞了一碗面,父亲似有内疚地说,面少了,你不让我多做,我不吃,你与娆娆吃吧。这一刻,父亲与我都笑了。一再推让,父亲给他留了一点,便去热馒头。女儿高兴地说着吃着,我却有点难以下咽。父亲就是想叫我与女儿吃他亲自做的面条,他啥时想吃都能吃到。一会了不见父亲过来,我果断猜想地说,你是拿酒去了,父亲随口应答,拿着酒壶向饭桌走来。这一幕,我与父亲又都笑了。

记不清,我转业回来从什么时候起,只要回老家,与父母一块吃饭,父亲总会拿出酒来,我们父子喝上几杯。父亲其实早已不太喝酒了,听他说,年轻时也常划拳喝酒。父亲每次在县城小住时,我也总不忘拿出酒来,与他小酌几盅。乐趣何在,父亲知,我知。

饭后,我洗碗筷,父亲便去菜园给我们装绿色蔬菜,有韭菜、蒜苗、香菜、油白菜、大青菜和菠菜。父亲把整个菜园早已平整好,准备种夏天的菜。

离家走时,我在巷子口,父亲站在家门口,我向父亲招手,他也向我招手,相距有四五十米。父亲视力还好,他也一直这么说,平时还坚持看书和电视,当然离不开眼镜。

我的老父亲,您自己多保重!

打印本页 | 关闭窗口
[上一篇]:市人大机关举办插花活动
[下一篇]:不负青春的驻村岁月———记脱贫攻坚驻村工作感悟

主办单位:渭南市人大常委会
版权所有:渭南市人大常委会 Copyright©2009 wnrd.gov.cn 邮编:714000
承办单位:渭南市人大常委会办公室 联系电话:0913-3035200 地址:渭南市东风大街中段10号
ICP备案编号:陕ICP备12000409号 推荐分辨率:1024*768
您是第 位访客

陕公网安备 61050202000359号